中考微精选
热门资讯
从教30年,我的芳华
来源:万唯教育   日期: 2018-09-11  浏览:  【字体:

作者:卢旭升,陕西省凤翔县城关中学,语文高级教师。喜欢在闲暇之余,徜徉于文学殿堂,用文字记录自己的心路历程,描写大自然的诗情画意,表达自己的喜怒哀乐,聊以自娱,倍感开心。

光阴似箭,岁月如梭,不觉间我已步入知天命之年。回顾自己从教三十年的经历,真可谓酸辣苦甜,一言难尽。教师节之际,谨以此文抒写我的芳华。

 理 想 

童年的我,有着很强的求知欲,课堂专心听讲,课后还会提许多问题,让老师解答,在我眼里,老师是万能的,几乎能解答我的所有问题,所以从小就对教师这个职业有着一种莫名的尊重和向往。

1986年初中毕业后,我面临着两个选择:一是上高中考大学,二是上中专,快速就业。在那个人才断代的年代,卫校、农校、师范、工业学校等中专学校从初中就开始择优录取毕业生,而且保证分配就业,一旦录取,就意味着跳出了农门,成为了公家人。

我们兄弟四人,父母负担重,所以我首选了中专。或许是我对教师职业的敬仰吧,或许也是受当民办教师的大哥(只挣公分,每月只有五元钱工资)的影响,我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凤翔师范。

接到录取通知书的那天晚上,适逢村上公演露天电影,我老远就听到父亲爽朗的笑声,他在给乡亲们发烟报喜,我心里也喜滋滋的,憧憬着美好的未来。

 酸 楚 

八九年师范毕业, 我被分到了乡中心小学。那时年富力强,工作热情很高,各项工作都如鱼得水,得到了各方好评。第一次工资领到了86元5毛钱,买了雨鞋、雨伞、手表等生活必需品,把剩余的30元钱交给父亲时,父亲高兴得合不拢嘴,我永远忘不了父亲那抹灿烂的笑容。

九零年,我被调入汉封二中任教。虽说是一所初中,但只有3个教学班,167个学生,14位老师,5栋土木结构的教室和办公室,条件极为艰苦。离家也很远(将近20里路),当时没有公交,多数情况是骑自行车去学校。

那时只有周日一天休息日,周六中午回家,周日晚七点前必须返校参加例会。仗着年轻,骑着自行车飞驰,路上必须要经过十字河,翻越一条大沟,上下坡刚好十里路,等把自行车推到坡顶,早已汗流浃背了。更可恶的是下雨天,只能步行(当时是土路),单程也要走近两个小时。记得有一次下雨天,我背着从教育局取的期末考试卷去学校,一个推着自行车卖菜的人挡住我,硬要让我买他的菜,并且向我诉苦:下雨了,车子骑不了,没办法,便宜卖给我。原来他看我背着一个蛇皮袋,以为我是去山里做山庄的(常年在深山种地的人)。真是又好气又好笑。

九几年,到了冬季,都会停电,这对于山区学校周内住宿的我们可是最大的折磨。下午放学后,吃过晚饭,天就已经完全黑了。油灯下,备好教案,批改完作业,也就八点左右,可是来电一般都在十点以后,那时用的是电褥子,寒冷的冬夜,没电就没法入睡。

为了排解寂寞,我和几个老教师组织了一个器乐演奏团。主要是二胡、板胡、笛子、风琴(后来用手风琴,电子琴了),还有自制的架子鼓。开始只有三个人,后来不断壮大,经过排练,还有模有样的,在儿童节、社教等大型文艺活动中,为学校争得了荣誉,也受到了乡亲们的一些好评。至今还清晰地记得卢凯老师的板胡,刘宝应老师的笛子,李广恒老师的架子鼓堪称一绝,排练的红色歌曲《到吴起镇》等随口就能唱。

最难忘的是九五年以后,拖欠工资情况特别严重。那时是乡财政发放,我们汉封乡是山区乡,财政困难,虽然工资涨了多次,我也只有320块钱,但总不能按时发放,有时要拖一年多。那时,正是我结婚生子,急需用钱的时候啊,为了生计受尽了煎熬。记得儿子刚出生,要做满月,没钱没办法,我就去找教育专干杨三虎老师,他是我初中的语文老师,希望从教委的经费中挤一点借给我。他给我解释了大半天,我以为没有希望了,但当我准备离开时他还是给我借了三百块钱,我当时感动得语无伦次了。

那时,因生计而跳槽的老师不少。

 困 惑 

九七年,我被调入乡中学。这时经过“普六” “普九”,学校的办学条件得到了很大改善,尊师重教蔚然成风。这时我才真正体会到了教师是“太阳底下最伟大的事业” “人类灵魂的工程师”等称谓,工作热情也更高了。

关注度高了,对教师的考验也明显增加了不少。诸如哪个学校的老师扇了某个学生一巴掌,导致家长围攻学校,甚至教育局;哪个老师因批评学生,语言不当导致该生跳楼自杀……教师又一次成为了高危职业,被推上了新闻媒体的风口浪尖,如果稍有不慎,好像就会万劫不复一样。

诚然,教师队伍中良莠不齐,道德败坏,素质低下者有之,所以对出格的言行加以规范和要求,这并没有错。但我总是不明白:老师教育孩子是为了什么?还不是恨铁不成钢吗?能够教育孩子,起码说明他是一个负责任的好老师。教师这个职业,不管学生不行,管严了更不行,这个尺度很难把握。

如今,我已年过半百,对于我们这些六零后老教师,可以说已经进入了教学生涯的倒计时。心中便有了更多的茫然。

每学年送走一批批熟悉的身影,迎来一张张稚嫩的新面孔,重复着同样的工作。随着年岁渐老,精力的下降,体力的不支,已经逐渐不能适应班主任等工作。但学校在安排工作时,却不管年轻年老,一刀裁,不管疾病缠身,无需任何理由。老教师们出于职业操守,便是有病也不愿请假,苦苦熬着。要知道:我们昨天也年轻过,“党指向哪里,我们就冲向哪里”,你们的明天也会老去,这个不说自明的道理怎么会没人懂呢?

 欣 喜 

我上学期间,擅长数理化,但由于学校人员编制严重不足,缺少语文老师,我就只好带语文。好在我善于学习,基本功还算扎实,所以也没有误人子弟,一带就是三十年,也曾取得过一些骄人的成绩,多次获得殊荣,受到学生的爱戴,家长的赞许,学校的肯定。看到一摞摞荣誉证,心里感到骄傲和自豪,我可以无愧地说,我没有辜负“人类灵魂的工程师”这个光荣称号。

更可喜的是,从教三十年,桃李遍天下。教师节,也收到了诸多弟子从各地发来的问候和祝福。回忆起以前他们上学时青涩的模样,看到他们现在在各行各业取得的骄人成就,便感到很欣慰。

“夕阳无限好,只是近黄昏”,对于自己钟爱的教育事业,心中有更多的无奈和不舍。但“老骥伏枥,志在千里”,我要高声呐喊:“夕阳无限好,何惧近黄昏”。

从事教育工作三十载,虽有许多心酸和困惑,但细细想来,更多的还是收获的喜悦。第三十四个教师节虽已成过去,仍衷心祝愿各位同仁节日快乐,工作顺利,身体安康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