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考微精选
热门资讯
爸爸妈妈,中秋快乐
来源:万唯教育   日期: 2018-09-26  浏览:  【字体:

作者:嘉树  陕西山阳信毅中学初三学生

当月亮逐渐变成一个正圆,中秋就来了。

我却十分害怕这种团圆的日子。我怕听到别人家里的欢声笑语。

奶奶越来越老了,她常常忘记烧开了的锅里应该放什么,有时又忘了收晾好的衣服。但她还是清楚地记得中秋节要来了,她说要去街上买些月饼回来。

我给远在西安的爸爸妈妈打了个电话,在一片嘈杂的背景音里,我听到妈妈说:你要好好学习啊。

其实我想问问他们,中秋回家吗?奶奶买了月饼,五仁馅的,爸爸最爱吃的。

这通电话用时一分钟,妈妈说她还在忙,等闲了再说。

我站在教学楼的三楼上,凭栏不语,拂面的风带上了初秋的凉意。

我以前总想不明白为什么他们不愿意回家,是我不够用功吗?是弟弟不够乖巧吗?是蜿蜒的小河不够绚丽吗?还是青山过于沉默?

暑假的时候我去过妈妈工作的城市——西安。

那里有彻夜不灭的霓虹灯,有熙熙攘攘的人群,有数不清的高楼和马路。我常常搞不清楚哪一条宽阔的大道通向妈妈的出租屋,哪一条又是往爸爸的工地去的,所以白天我哪也不敢去,只敢呆在燥热的屋子里,像被豢养在铁笼的幼兽,只能无措地在狭小的空间里打转。到了夜晚爸爸妈妈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家,我们偶尔会去广场挤一挤,在攒动的人头中感受着大城市的嘈杂。

我无比怀念家里的夏天,夜晚伴着凉爽的风、和着小河畔的蛙鸣入眠,连白天的日头都透着可爱。我不知道我的父母是怎样适应这里的生活,这个城市对外来人并不友善。

直到那一天夜里,我听到了他们的对话。他们在为我下一学年的学费发愁。当初为了让我接受更好的教育,他们执意送我来这所全县最好的私立学校,一年的花销上万,我不知道这笔数目对于别的家庭是什么样的概念,但对于我们确实很沉重。再加上还有年幼的弟弟需要抚养,我能感觉到家里生活的拮据。

我听到黑夜里妈妈压低了声音问爸爸,“要不,先去借一点?”在冗长的沉默之后,我听到爸爸的叹息,像一声沉闷的呜咽。我轻轻地回到自己的被窝里,咬着被角到天明。

老话总说,穷人的孩子早当家。可是谁又能明白,穷人也想撑起一片天让自己的孩子无忧无虑自由快活,心里的无奈,最后或许只能化成一声无力地叹息。

从那时起,父亲的白发越来越多,母亲的皱纹越来越密,他们回家的日子也越来越少了。

我开始理解他们,我希望那个叫西安的城市能对他们好一些,我希望自己能赶快长大,为他们分担一些。

我知道成人的世界充斥着无奈,我知道爸爸妈妈的艰辛,我也懂得他们的期望。我会好好努力,懂事,并且不负企盼。

曾经读过纳兰容若的一阕词:“辛苦最怜天上月,一夕成环,夕昔都成玦”,诗人总是多情而烂漫,只知月可怜,却不知人事的艰辛。

我掏出手机,在秋风里敲下“爸爸妈妈辛苦了,我会努力学习……”,却又删掉,这样的话总是过于无力和苍白,不知他们有没有月饼吃,能不能趁着过节好好歇一歇。

浓重的云从天边漫过来,酝酿着一场凄神寒骨的秋雨。

我在手机上敲下一行字:爸爸妈妈,中秋快乐。

为了幸福团聚的明天,我们共同努力着,我愿你们快乐,安康。明月啊,你听到我的祈语了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