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考微精选
热门资讯
“妈,我是不是你亲生的?”
来源:万唯教育   日期: 2018-10-08  浏览:  【字体:

作者:琥珀主,商洛山阳中学


 1 


我发现了一个了不得的事情。

我可能不是王桂枝亲生的。

比如说,今天早上六点她就叫我起床叠被子,额滴神啊,今天是国庆假啊!

当我在床上翻滚到第三十个回合,王桂枝女士生气了,我明显能感觉到火焰在她狮子卷的头发稍怒吼。得了,我认输。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。

我开始睡眼惺忪地洗漱,这么漫长的一天该干什么去,约小敏她们去逛街?去练练滑板?还是宅在家里补剧,新上的电视剧我还没有看,班里的那帮女生聊天都参与不进去。

反正我不想写作业,收假还早,32页卷子见鬼去吧。

可是明天又要去上补习班……看吧,我就说我不是王桂枝亲生的吧,她这纯粹是想累死我。

我收拾妥当后,王桂枝正在客厅撅着屁股涂口红。我将自己摔进沙发,等着她出门,然后开启我的嗨皮day。

王桂枝发话了:“你爸国庆加班,咱们母女俩好好享受女生时间。”

我愣住了,这是哪根筋搭错了。今天是世界闺蜜日?王桂枝要跟我演好闺蜜的戏码?

这一路浑浑沉沉跟着她逛菜市场,逛超市,目测王女士今天兴致很高,说了一路的话,完全没有当初给我报补习班、吼我起床的跋扈气焰。我偷偷跟小敏发了信息约了地点,准备应付完王女士就去开启真正的闺蜜日。

“妈,我和小敏约了去书店。我就不跟你回去。”

她脸上的笑容僵了一瞬问:“你不回家吃饭了?我买了排骨,回家煲个玉米排骨汤,你最喜欢的那种清清亮亮的汤。”

“不了,小敏在等我呢。”

她的神情有些失落,“今天咱们俩在家聊一聊,说说话,不好吗?” 语气甚至带上了乞求的味道。

我全然没有察觉,朝她摆了摆手,像出了笼子的鸟儿,风里都是自由的味道。


 2 


走到一半才发现,我出门没带钱!这该如何逛吃逛吃!

于是我不得不中途返回。

我以为王女士正在厨房忙碌无暇顾及客厅,我闪身回去再出门应该不费吹灰之力。

可是,我推开门,王女士正坐在客厅抬着眼惊愕地看着我,尚有泪花挂在眼眶。她像一个做错了事的孩子,急忙转身掩饰自己。

我坐下来,想了一会,撒了一个谎:“妈,我今儿不想和小敏去书店了,我特别想喝你煲的排骨汤,清清亮亮的那种。”

她像是迷途的羔羊突然找到方向,搓着手,脸上的笑带着一丝讨好的味道,嘴里说着“马上就好”人已经走进厨房忙碌起来。锅碗瓢盆协奏中我给小敏发了信息:今天去不了了,咱们改天再约吧。

我看着她忙碌的身影,有一种久违的心安。我们有多久没有像这样,呆在一块,安安静静地做一件事,我们有多久没有好好说说话了。


 3 


小时候我总爱粘着她,她的手又香又软,我们什么事也不做就在护城河边一边走一边聊着,我总是有一肚子问题要问她,她也有一万种有趣的解答回答我。

从什么时候起,我总是不耐烦在家里呆呢?大约是初中吧,她总嫌我考不好,报了各种补习班,像一只鹰隼一样盯着我写作业,她甚至为了我换了一份工资更高的工作,日日加班,每天都很忙。我们慢慢疏远,她对我的关心只在于成绩的浮动。

这种感觉像是你明明知道自己不过是个普通人,却有人将拯救世界的期望寄托在你身上。

我确实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,可我也确实没办法门门功课都拔尖。

她从没有试图走进我的世界,如今她想要了解,却被我拒之门外,如果今天我没有碰见她偷偷抹泪,我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才能打破这僵局。


 4 


这天夜里,我们躺在一个被窝里,聊着小时候的事情:“你小时候啊,可调皮了,总是偷偷把盐和在面粉,你爸后来老说我做饭齁咸。哪里知道都是你这个小坏蛋捣鬼。”

“那个时候妈妈总是会包容一切,我的调皮,我的鬼机灵,可是如今你怎么就不能接受我是一个不优秀的学生呢?”

蘑菇样的床头灯溢出橘黄的灯,这样近的距离我能看得清妈妈脸上可爱的细细的绒毛,可我却看不清楚她此刻的想法,“我总怕耽误了你的前程,让你的未来过得辛苦,过得不如人”,她转过头盯着我的眼睛看,“未来虽然不可预计,现在努力一点总有些奔头”,我看到有一些晶莹的光在她的眼睛里闪烁。

我生活在他们营造的殷实的家庭里,却不知这样的生活他们努力了多久,她总惶恐,担心失去了羽翼的庇佑我该如何生活。我总在抗拒,抗拒他们将自己的想法一厢情愿地加诸在我的身上。

为什么我们离得这样近,心却那样远……

我开始试图从她的角度思考问题,她也开始理解我。

“补习班你若真的不想去,那就不去了吧,我明天跟你们老师说一声。可能是我逼你太紧了,你总是一副睡不醒的样子,这个假期就好好休息吧。”她好像下了很大的决心。

“妈妈,我想去。但是你别再给我加一些额外的作业了好不好?我自己清楚哪里需要加强,我有自己的学习计划。” 其实我深恶痛绝的补习班也没有那么讨厌,况且还有我那一群沙雕小伙伴。我其实知道自己该努力,只是不愿意做一只提线木偶,循着别人规定的轨道航行。

妈妈握着我的手,她的手已经不再是小时候那样柔软,掌心粗粝的茧摩挲着我的手背,她说:“好。以后你的学习,你自己做主。”


 5 


“我慢慢地、慢慢地了解到,所谓父女母子一场,只不过意味着,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。”

所有人看到龙应台在《目送》里的这段话都在感慨父母子女缘分浅薄,却不知她也说过“孩子,你慢慢来”。如果不知放手任他“慢慢来”又如何安然“目送”?

未来的路或许艰难或许苦楚,都需要我们自己来走,没有办法替代也无法由人操控。我们要的不过是耐心的等待,等着我们自己“慢慢来”。

我躺在妈妈的身边,依偎着她,像小时候一样,在她独有的妈妈的味道中睡去。这一刻我们离得很近,很近。